蚌埠新闻头条_蚌埠新闻_蚌埠新闻网

她将“同性恋是病”告上法庭

admin

她将“同性恋是病”告上法庭

“西西”不是真名,它来自“推石头的西西弗斯”——这个古希腊的神话人物,日复一日推着巨石上山,每每接近登顶,石头就要滚下。

20岁的大学生西西也在做一件可能“徒劳”的事。她要起诉暨南大学出版社及销售平台,在教材中将同性恋归为“性心理障碍”。

这是国内首例“恐同”教材产品质量纠纷案。在2017年7月立案后三次延期,2020年7月28日,在江苏宿迁法院开庭。

西西曾无数次想象在庭上陈述的场景,却因为疫情关系,无法亲自到庭。代理律师代她参加了庭审,而被告及辩护律师均未到场。

三年的等待中,西西数度迷茫,也曾自我怀疑,但还是磕磕绊绊地坚持了下来,因为“总有一些改变默默发生”。

“我就是同性恋”

18岁时,西西第一次确认自己是同性恋。

她和一个女生在一起了。两人同在一所高中,女生留一头长发,性格开朗,和腼腆的她志趣相投。高三时,她们相互表白,高考后确定关系。

这不是西西第一次喜欢女生。

初中时,她和班上一位女生会彼此写信、互送礼物,一块吃饭、坐车回家。看到女孩和别人玩,她会吃醋。那是一种超越闺蜜的感情,她说不清是不是爱情。

锁上门,她偷偷在房间电脑上搜“同性恋”,想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她还迷上了Lady GaGa,那首鼓励性少数群体接纳自我的《Born this way》,她听过无数遍。

当时,她所在的音乐特长班女生多,班里有三四对女同情侣,同学们彼此很包容。

不过有一次,一个女生给其他班女生写情书,班主任发现后开班会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打开搜索引擎里关于同性恋的词条,说这是一种病。

那一瞬间,她闪过疑惑,心想自己是不是有问题。但那时的她并不确信自己的性向。直到高考后和女友确立关系,“好像一切都定下来了。”

2015年,西西考上广建一所大学。校园里没有同性恋社群组织,她觉得孤独,经常到中山大学旁听《多元性别与社会文化》公选课,还参加了中山大学彩虹小组举办的性少数群体相关活动,依然感觉无法融入。

她记得大一公选课上有场辩论,议题是“同性恋家庭算不算是一种家庭”。有的同学认为“同性恋是变态,怎么能结婚?”有的说“同性恋是病,不适合养育小孩”,还有的说男同容易感染艾滋病……这些说法有的援引自大学教材。她忍不住站起来反驳。

“如果你身边是同性恋,你会怎么样?”一个男生用略带嘲讽的语气发问。

“我就是啊。”西西脱口而出。

一百多人的课堂顿时哗然,夹杂着起哄和笑声。有人朝她大喊:“你说自己的事情没有用,书上的内容才有说服力。”